欢迎光临!

正文

诗佛王维,一首诗放下了所有:本是青灯不归客,却因浊酒留风尘

Jun 09
admin 2022-06-09 16:12 人才招聘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他,成名太早。

15岁便名满京师,

17岁挥笔写下了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,

20岁成为岐王的座上宾,长安城108坊,坊坊有君名,

21岁中进士,任太乐丞,掌管皇家司乐,受满朝文武敬重,

27岁,他辞掉所有官职,和妻子隐居淇上,准备焚香煮茶,闲度余生。

他就是王维,身出“太原王氏”,是所有人眼中的天子骄子,将来必可指点江山。

因一生礼佛,几岁开始食素,故有“诗佛”之称。

然而,让他出名的,反而是他的绘画才能和音乐天赋。

他的山水画,被誉为“南宗鼻祖”。

可是,他生性淡然,只想做一个世间逍遥客,青灯古佛常伴,诗酒烟雨年华。

只是,命运跟他开了一个玩笑,这一笑就笑了整整30年。

开元十九年,公元731年,王维的爱妻去世,他悲痛欲绝,余生没有再娶,直至终老。

他没有写很华丽的悼亡词,如元稹的《离思》、李商隐的《锦瑟》。

但是,他用一颗赤诚的心,为这份感情坚守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然后,他决定再入红尘,终归一人守青山,还是太寂寞了。

在他决定隐居淇上时,李白在求官、孟浩然在求官、杜甫在求官、高适在求官……

当他被张九龄提拔,再度为官时,李白仍在求官、杜甫进士落榜、高适科举落第、15岁的岑参跟随王维的脚步,移居少室山、王昌龄迁江宁丞。

而孟浩然则打算归隐鹿门山了。

大唐还是那个大唐,依旧是李隆基的天下,可是风云际会,各显其能。

很快盛唐这些顶尖诗人的命运,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。

首先是右相张九龄因李林甫谗言,被李隆基贬为荆州长史,王昌龄因替张九龄鸣不平,获罪岭南。

王维作诗送张九龄,再一次萌生退意,并约好了将来一起隐居。

于是,刚入不惑之年的王维,开始着手建设辋川别业,这是他报恩的方法,

很古怪,却很实在。不能陪你同风起,但可陪你落夕阳。

天宝三载,王维的辋川别业落成,所以他完美错过了在长安辉煌一时的李白,此后的王维半官半隐,又赶上母亲去世,回家守孝三年后,“安史之乱”爆发。

于是,王维被俘,被安禄山囚于洛阳菩提寺。

与王维一起被抓的,还有杜甫,但是杜甫官职太小,安禄山很快就把他放了。

哥舒翰战死后,身为他帐下幕僚的高适,去投靠了唐肃宗,从此一路高升。

杜甫和岑参也去投奔了肃宗,都得到了官职,只是依旧没有受到重视。

一年后,长安、洛阳相继收复,王维回到了京师,按律当斩,但因王维被囚时作了一首《凝碧-池》,又因胞弟王缙平叛有功,并自愿削籍为兄赎罪,故王维得以赦免。

一年后,王维连升三级,官至中书舍人,后又转尚书右丞。

可谓是飞黄腾达,封侯拜相指日可待。

于此同时,李白因永王案被流放夜郎,他在狱中求助高适,高适身为平“永王乱”的主帅,没有伸出援手。杜甫在千里之外为李白作诗抱不平,而岑参则又出塞了,并在那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边塞诗人。

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,很快就能位极人臣的王维,此时又一次辞去了所有官职,并以此为条件,换回自己的胞弟王缙回京。

这是他对自己的救赎,事实也证明王维做对了,几年后王缙就官至宰相。

回到辋川别业的王维,终于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而一回首,已经过去了整整30年。

本是青灯不归客,却因浊酒留风尘,这两句现代诗用在王维身上,再合适不过。

隐居之后,王维与好友裴迪经常一起把酒言欢,享受山中的清新景色。

为此,他写下了那首著名的《终南别业》:

中岁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

兴来每独往,胜事空自知。

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

偶然值林叟,谈笑无还期。

诗成,王维坦然一笑,此后,他开始安排自己的后事,认真地与每一个自己认识的朋友告别。

公元761年5月,王维的弟弟回京,他写《责躬荐弟表》进谢恩状,然后在心中放下了一切。

同年7月,王维在终南山安然离世,相对而言,他的一生很平淡,除去“安史之乱”,他在官场几乎没遇到过什么大的挫折。

可是对于一个虔诚礼佛,从27岁开始,三次准备隐居的诗人而言,或许红尘才是他最大的桎梏。画地为牢。

别人一生都在努力求官,恨不得权倾天下,只有王维,始终都在摆脱束缚自己的功名。

虽然被后人誉为“诗佛”,但他终究不是圣人,否则爱妻病逝以后,他就完全可以寄情于山水田园了。

但一个人漫长的孤独,也会令他恐惧,他需要一些其他经历,才能抚慰心中的丧妻之痛。

这才是我们喜欢的王维,他的诗充满禅意,不食人间烟火,他像个方外之人一样,藏匿于官场。

可现实中的他,是个有血有肉的人,他不爱功名,也不上进,更不爱钱财。

但为了爱妻,他可以终身不娶;为了报恩张九龄,他可以立誓一起隐退;为了自己的弟弟,他在结束生命的前两个月,还在为他打点以后的路。

相比于无情无欲的“真佛”,我们应该更喜欢有情有义的“诗佛”,当他作完《终南别业》这首诗,在心里放下所有的时候,他的内心应该是波澜不惊、无比宁静的。

如同他在绝笔《山居秋暝》中所写:随意春芳歇,王孙自可留。

- end -


    五百竞彩平台,五百竞彩官网,五百竞彩网址,五百竞彩下载,五百竞彩app,五百竞彩开户,五百竞彩投注,五百竞彩购彩,五百竞彩注册,五百竞彩登录,五百竞彩邀请码,五百竞彩技巧,五百竞彩手机版,五百竞彩靠谱吗,五百竞彩走势图,五百竞彩开奖结果